流浪中的活佛(四)

Posted On: 17 June, 2017

流浪中的活佛()

和阿秋法王相逢

Lively living buddha1

当我在岗仁波齐附近的玛旁雍错湖修行时,听本地人说,现今西藏的佛法大师大多住在康巴地区,于是我决定去康巴地区继续我寻找根本上师的流浪旅程。

从玛旁雍措湖我徒步行走,一路上都在马路边求搭车,可能当时一头乱蓬蓬的长发,一身棉袄,看上去太像流浪人,走了大概20多公里都没有车停下来帮我,当时的太阳像一个大火炉,我孤寂地走在漫无边际的马路上,背着沉重的包袱,晒得发烫的柏油马路,地上的热量强烈得反射在我身上,身上没有食物也没有水,嘴巴干得连唾液都没有,实在太累,又饿又渴。终于有一个黑色的吉普车停下来,车主热情地邀请我上车,车内有两位男士和一位女士,他们都会说一点英语,也很热情地和我聊天,善良的他们不仅让我搭车还送了我饼干和矿泉水。原来他们是从阿里出发正在去往尼泊尔的路上,真是巧合,我告诉他们我要去拉萨,于是他们把我送到了一个方便搭车去拉萨的地方。

Lively living buddha2

得到未曾谋面的陌生人的帮助,我被他们的热情和善良深深地打动,最后我向他们真切地道谢并在心中深深地祝福,不管他们去哪儿都能事事顺心,也想到要是全世界的人都能这样互相帮助多好啊。他们离开后,在停车的地方我吃了点东西,然后找到了一辆去往日喀则的大巴车,在那辆大巴车上,我很高兴地坐在靠窗的位置欣赏沿途的风景,看到覆盖着皑皑白雪的高山下一望无际的野花遍地,还有在野草中放牧的藏民,觅食的羊群和牛群,那风景像一幅逼真的油彩画。

车开了几个小时后,大家在路边停下来休息,我也从大巴车出来去一家店喝了点茶,这时有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也在店里喝茶,他们会说一点藏语,我们聊了一会儿,当他们得知我要去拉萨后,很热情地邀请我搭他们的车一起去拉萨。我当时很惊讶又遇到了如此善良的陌生人,于是我毫不犹豫地上了他们的车,想着私车明显会比大巴车舒服,又比大巴车速度快,而且又是免费的,简直太好了。

车在马路上开着开着他们就开始变得越来越安静,大概车开了一个小时后我想上厕所,就跟他们请求停一下车,但是两个人坐在前面头也不回,根本不理会我的请求,我重复了几遍他们都表现的冷漠无比,我开始感到不安了,开始怀疑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虽然他们会说点藏语但明显他们不是藏族人,看上去也不像汉族人。开车的人脸很长,身材又高又壮,另外一个人则看上去比较弱小,黝黑的脸上有很多疙瘩,驼着背不怎么说话,在大马路上当时也没有别的车来往,车开得越来越快。

就这样一直开着,大概开了3个小时左右,我求他们停车,他们也不理会,我也想到开车门跳出去,但是考虑到在那个车速下,我怕跳下去可能会变成自杀,于是我一直求他们停车,这时开车的人突然回头,面目狰狞,很凶恶地向我大叫“闭嘴”。我被他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心里想他们到底想抓我做什么,我身上没什么可抢的,应该也不是要卖我,这一下我要倒霉了。

这时脑海里浮现了各种令我恐惧的想法以及小时候听过的可怕传说。那时我呆在印度的庙里,长辈们一直告诫我们不要单独出去,有些印度人会偷小孩,因为当时很多当地人迷信建造桥梁时,如果在桥梁下放小孩的头骨可以使桥梁更加结实和持久。在车里我也想到了电影中很多可怕的场景,车开得越来越快,我意识到向他们求停车是没用的,思考着他们要用我来干嘛,我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危险境况,越想越害怕。

Lively living buddha3

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次经历,1999年底我14岁那年,第一次来到印度的首都新德里,也是第一次一个人从新德里坐火车去往印度南部的佛学院,当时是我第一次见到火车。下午3点左右我坐上火车,看到火车里竟然有床,厕所等,以前坐大巴时从来没见过车里有床跟厕所,这对我来说太新奇,虽然火车厢有点脏,我依旧很兴奋的观赏车内的一切。按照我的票号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我对面坐着和乐融融的一家人,到了晚饭时间我感觉饿了,但没带什么吃的,好心的一家人分享了一些给他们孩子吃的零食给我。

晚上大概12点左右,火车里一片寂静,大家都在休息,火车停在了一个站,这时有一个陌生男人来我的车厢,很急促的叫醒了我,并告诉我已经到了我的目的地该下车了, 当时我以为他是工作人员,天真的相信了那个人的话,眼看一家人睡着了我也没敢打扰他们,就赶紧跟着那个人下了车,我被那个人拉着手带到车站的大门,很奇怪那个人抓我越来越紧,这时后面又有一个人在向我跑过来呼喊,抓住我的另一只手,并大叫着把陌生男人赶走了,在灯光中我才看清正抓着我的手的人,原来是跟我同一车厢的那位父亲,我看到长长的白胡子,浓浓的眉毛下,大大的眼睛严肃地望着我(现在想来他应该是锡克教的人),他把我带回火车里,告诉我那样随意信任陌生人很危险,因为一些坏人会把小孩卖到一些地方做工或者虐害,我听了后直背发凉,那位父亲还郑重地告诉我,你要从这里再坐6个小时才会到你要去的地方。那时我才意识到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危险,我越想越害怕,心脏一直蹦蹦跳。庆幸好心人救了我把我带回火车上,当年也因为那天晚上的经历让我不安了好久好久。

意识回到当下,此时一切恐惧的思绪不停涌上心头,难以控制,越来越焦急,于是我决定镇定下来保持理性,思考怎样逃脱,并念咒求佛菩萨和本尊保佑我,夜里车终于停下来了,在一个偏远的地方,下了车我大声的呼救,两个人用粗绳把我绑起来,我拼命地挣扎,尽管我大声的呼喊他们也有恃无恐,两个人抓手抓脚地把我带到一个房间里,还给我拍了张照片,然后把我扔进一个小黑房里。当时我脑海里都是妈妈,如果我真的在这里结束再也见不到妈妈了会怎么样,我一下子陷入绝望中,又转念一想,家人都认为我一直在修行中,这样结束应该也不是特别糟糕,至少省去了亲朋好友的担心和悲伤。

那一整晚我没能入睡,黑屋里真的是臭味熏天,大概以前在这里呆过的人都在这儿吃喝拉撒过,又心想以前在这呆过的人现在都不在了,他们是不是把那些人转运到别的地方了,难道他们是人口贩卖的?

越想心越乱,于是我打坐试着让自己静下来并念咒拜佛菩萨和本尊。第二天上午,有人从栅栏外扔进了一点食物。第一,二天过得很不安,每天都担心害怕他们什么时候会夺走我的生命,卖掉我,或者摘掉我的器官,后来心就静下来了。第三,四天开始意识到至少他们没打算这么快夺走我的生命,于是我继续修行打坐,我从心底里深切地发心六道轮回众生的所有痛苦由我来承受,也发心我所有的幸运和功德回向给六道轮回的众生让他们获得幸福和快乐。

也许这是我过去世的罪孽所致,也许这是佛菩萨在考验我,不管是什么原因我决心接受眼前的现状,我没有理由去埋怨现实,也没有理由感到消沉。我继续静坐,观想了自己至今遇到的所有人,由心地祝福他们,为他们祈祷。

一天又一天过去,有时思考,不禁让我回想到自己沦落至此地的原因,都是因为我当时贪恋小车的舒适感和速度,又免费,就选择了不搭安全而正规的大巴车,就是因为自己的欲望,一切因无明产生的贪嗔痴把自己害成这个样子。就这样思考着,我联想到现世生活,很多人因为想快速成功 ,得到想要的舒适生活而图谋不轨,从事一些不合道德法律甚至害人的事情,最终反而彻底地伤害了自身和家人,这一切都来自无明啊。思考着思考着,我不再在乎当时自己的境况了,我想到这个世上有着无数个众生在遭受无法想象的痛苦,于是我发愿无论何时自己能够帮助落入轮回感到痛苦的众生。

就这样他们一直把我关了7天,每一天只有一点点食物和水来维持生命,有时候我能听到外面的谈话声和笑声,但是期间他们从来没有进来和我说话过。突然有一天,两个人把我抓起来装进车里,那时凌晨天还没亮,又是高高壮壮的那个人开车,另外一个人紧紧的抓着我在车后座,他还在我头上套了个黑帽,车开了很久终于停下来了,他们把帽子摘下来并威胁我,‘’要是在外面敢乱叫乱动就让我马上消失‘’。然后那个比较瘦弱的人抓着我上火车,另外一个人看着我们两个人上了火车,就离开了。当时在车上一下子人很多,变得很杂乱, 我想到趁火车还没开动,我还有机会逃走,于是我突然用力,使劲全力甩开了那个人的手,把那个人推倒,赶紧逃走。我疯狂地跑出火车,跑出火车站,恐怕他们会在后面追赶。

Lively living buddha4

在路边我马上拦下了一个出租车,司机是一个藏族小伙子,我叫他开到拉萨城市中心,在车上也很害怕那些人在后面追赶,一直忍不住往回看,慢慢地意识到没有人在后面追赶后,我放心了。一切发生的太快,我静下来想想能够从他们手中逃脱太不可思议了,一定是佛菩萨的保佑让我如此幸运地逃过了此劫。过了一会儿,我想到了身上没有足够的钱支付司机的费用,于是我叫司机在一个公用电话旁停下,联系了我的一个老朋友,可惜他暂时不在拉萨,然后他告诉了我们共同认识的一位堪布的电话,我尝试拨打了我在印度佛学院认识的堪布白玛的电话。来到堪布的家后,他不仅帮我支付了出租车的费用,还让我在他家呆几天提供食宿。在堪布家休息了几天,心里才慢慢镇定了下来。然后有一天我告诉了白玛堪布,我想去康巴寻找上师提高我的修行。

Lively living buddha5

在堪布的帮助下,几天后我便从拉萨坐大巴车出发,又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旅程,一路上依旧有些后怕,时不时会恐惧那些人会来追赶自己。即使窗外的风景无比美丽,一座又一座圣洁的雪山雄伟壮丽,一路上匍匐朝拜的信徒,翠绿的湖水,青青的草地,成群的牦牛和绵羊,可惜我的心无法完全享受眼前的美景,焦虑的内心难以安定下来时我向佛菩萨祈祷请求保佑,慢慢的内心平静了下来。两天的车程后,夜晚我到达了甘孜,在甘孜的一家旅馆休息。夜深人静一个人睡在床上,又陷入了恐惧的思绪中,恐怕那些人在追赶我,又怕会不会突然有人走进我的房间把我抓起来,就这样在恐惧、焦虑和疲惫中慢慢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出门就看到很多车在抢着拉客,都是去五明佛学院和亚青寺的车,我搭乘了一辆面包车,心中充满了期待,终于能亲眼见到著名的亚青寺了,从小在庙里时就听过很多关于亚青寺和明五佛学院的传说。


Lively living buddha6

我小时候听说过西藏有两个最厉害的法王,五明佛学院的晋美平措法王和亚青寺的阿秋法王。特别是阿秋法王,听说他的修行高深,当时就有一种向往,这辈子一定要见到这两位高僧大德。可惜当我从佛学院接受堪布学位那年晋美平措法王圆寂了,我心里很难过,还好听说阿秋法王还在亚青寺。

从甘孜州出发,一路上看到很多信徒也要前往亚青寺,我所坐的车挤满了人,小小的面包车竟然装下了十几个人,一路上车里臭气熏天,可能是自己几个月没有换衣裳的原因,也有可能是别人的臭脚味,还有人穿着皮衣散发出的味道,总之车里的空气令人作呕,不久我身边的奶奶真的吐了,而且还吐到我身上。她似乎晕车严重,于是我马上叫司机在路边停车并陪那位老奶奶下车,让她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给她水喝。我们回到车里继续上路,我回想刚才自己的本能反应很高兴,意识到自己的修行真的长进了,以前的我遇到这种情况,虽然不会表现出来抱怨别人,但是本能的第一个反应是心里有点生气。一个小小的事情让我意识到了一些道理,也对自己的修行成果感到受到鼓励。我心想是啊,如果不能在他人遇到困难时相助,那何时能相助。

Lively living buddha7

路程中我们车也坏了,修理了一段时间,大家下车休息,本来九个多小时的路程变成十几个小时,终于在夜晚到达了亚青寺,当时看到数千间红色,白色的寺庙,如众星拱月般簇拥着几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心里特别的激动,又想到能够遇到阿秋法王更是兴奋,难以入睡。心想他的预知一定能够感知从尼泊尔来的一个活佛要见他。排了

第二天早起去亚青寺发现门口很长的队,我也跟着人群在那儿排队等候,排了一个多小时后,这时从里面出来了几位僧人,为首的僧人开始布置安排排队秩序,我很高兴,以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让信徒们更快地见到阿秋法王。可是看着他们维持秩序的方式有点奇怪,很显然他们把队伍分成了两个,一个队都是看上去普通甚至穿着贫穷的人,另外一个队大部分人衣着也相对鲜亮,看上去就比较富有,手里拿着很多供养的东西,安排秩序的僧人还让这个队伍的人优先进去。因为我的着装像个流浪人,他们让我排到的后进的队伍里。


Lively living buddha8

排队不知道几个小时,我们的队一直没有动静。安排秩序的僧人明显在准许带着很多供养东西的人插队先进,没有带供养的人,就不让进去,所以我们的队一直没有动静。到了下午就宣布结束了,让我们回去明天再来。我很惊讶他们竟然用这么强烈的分别心对待远道而来的信众,心里也有点不舒服,转念一想可能也是因为他们的修行不够精进,没有真正学到佛法的精神。我感到很可惜,他们呆在如此的高僧大德身边,却没有好好向阿秋法王学习。


虽然觉得不太公平,但是第二天我还是早起去排队了,但还是发生了一样的情况,像昨天一样有了两个队伍,排着排着快2个小时过去了,我排的队还是没动静。我当时心里想,众所周知,阿秋法王修行精深又那么慈悲,要是他看得到这一切,看到穷困的信众远道而来,却只能一直在外面等待,他一定不会忍心。我觉得这中间好像有堵墙,这时我用意识和阿秋法王对话,意识的沟通中我们谈论了很多事情……(未完待续

Lively living buddha9

(当时发生的很多事情,因为一些原因,具体的细节目前无法一一向大家描述,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