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迦仁波切-美国纽约之行札记

Posted On: 13 June, 2017

原创 2017-06-08   瑜伽士曲迦

A study of New York trip1

425号开始,我在青岛为来自北京、上海、青岛的日巴禅修班一期,二期,三期的师兄们进行了10天的课程。

54号课程结束后,我从青岛机场来到北京机场,之后经过13小时的飞行,55号晚上到达了纽约。走出纽约机场,我选择在纽约的一个青年旅舍过夜,一般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去青年旅舍住,因为旅途中有机会跟很多年轻人交流,非常有趣。到了睡觉时间,住宿的房间是四人一间,可惜那晚运气比较差,我下铺的室友打呼噜的声音大的惊人,他一打呼噜床都在震动,这辈子都没听过那么大的呼噜声,我整晚没能入睡,别的室友都出去了,我坚持休息了一会儿,可是到了凌晨3点多还是没能睡着,于是我在青年旅舍的公共沙发上休息了一会,看书学习直到第二天早上。离开了青年旅舍,我坐了两个小时的电车来到了Omega Institute ,本以为Omega Institute会是一个普通的学院,没想到是一个幽静美丽的禅修中心,听说这里能容纳1000多个人。

A study of New York trip2

57号非常有幸和乔•卡巴金和他的儿子威尔·卡巴金见面交流,当他们了解到我来自尼泊尔时,感到高兴和惊讶。我告诉乔•卡巴金先生,他创立的正念减压法(MBSR)在中国也十分受欢迎,他结合禅修和科学的方法,用简单的打坐方法和疗愈法帮助了无数个众生,使人们感受到内心的和平和幸福,我为此感到非常赞叹,随喜他的成就,并告知他我来Omega也是为了学习这样的科学方法。

A study of New York trip3

此次项目有200多人参加,其中很多是因为生活中遇到了很大的困境而来到这里禅修和疗愈心理,有的人失去了爱的人,有一些人因为自己得了绝症等。大部分人表示他们并没有宗教信仰,他们来这里的目的是希望借助禅修的理论和实践来疗愈自己,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当朋友们分享内心的痛苦和生活的困境时,我也不禁感到伤心,我听着他们的诉说,也想到了世界上有更多痛苦的众生,心里默默地为痛苦的众生祈祷,愿他们早日能摆脱困境感受到幸福。

59日中午,我再次见到了乔•卡巴金和他的儿子,并跟他们分享了我的心咒CD ,告诉他们心咒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心理疗愈法门,他们也告诉了我过去的一周他们在尼泊尔的经历,表示非常享受那里的文化风光,我们聊了一会关于尼泊尔的现状和未来。

59号晚上我们又坐在一起交流,他们表示很好奇我是谁,我在做什么?于是我向他们一一解释了过去的经历,包括五岁开始在庙里的生活,之后在佛学院学习,后来流浪的经历,以及如何成为金刚上师的过程,他们听了之后表示很惊讶和感动。

他们告诉我,他们在通过学习借鉴亚洲的宗教文化并结合现代科学来帮助疗愈人们内心的痛苦。我真诚地跟他们说:他们所做的事业是非常伟大的。确实乔•卡巴金先生是第一位将亚洲的禅修文化与科学完美的结合,他创立的正念减压疗法,将禅修法简单化,实用化,让无数个众生受益于此。30多年来,卡巴金博士的正念减压疗法在西方被医疗、学校、企业、监狱等机构广泛应用,目前美、加等地约有200多家医疗院所和相关机构都运用正念减压疗法帮助病人。这几年乔•卡巴金的正念减压法也渐渐在中国发展,可以说他和他的事业贡献在西方的历史上有着很重要的影响,他也是第一个申请将禅修心理学的治愈纳入医疗保险范围的人。

我跟乔•卡巴金先生说,我很赞同和欣赏他的事业以及教授禅修的方法,我也在努力像他一样,通过教授简单化和科学化的禅修法来帮助众生。他也跟我分享了他是如何开始学习禅修和创立正念减压法的,也谈了他和他的儿子威尔•卡巴金现在所从事的活动以及对未来的展望。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A study of New York trip4

59号当晚开始,我们集体进行了35个小时的止语和打坐修行。记得59号那天晚上当我正安静地吃饭时,有一位朋友过来跟我讲话,我礼貌性地回应了他,晚上吃完饭回到房间后,我感觉胃有点不舒服,感觉到可能是刚才边吃饭边说话使我的气脉混乱,因为当我们吃饭时气是往下走,说话、阅读或看手机时气是往上走,因此同时做两件事时会导致气脉混乱,我建议师兄们吃饭时也要用心专一。因为这次经历,我意识到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敏感了,庆幸敏感的身体可以帮助我更好的保持好习惯。想到这样保持不说话修行可以保持很好的能量,于是510号开始,我决定自行24小时的辟谷。

510号我高兴地早早起来,去食堂拿热水时,发现那天的早餐很丰富,看上去美味诱人,我差点想到要不今天就不辟谷了,转念一想既然自己已经决定好了就要坚持下去,于是我成功抵住了诱惑,坚持了自己的信念。其实当时我一点都不饿,只是我对食物的贪和欲望让我差点按耐不住,心里感叹到我们就是这样被欲望所控制啊。当心中的贪欲强烈升起时,它就像是一条汪汪叫的狗,只有我们自己时刻保持觉知去控制它,才能驯服它,保持沉默和理性。事后很庆幸自己没有被贪欲控制,而是自己凌驾于贪欲成功地控制了它。

11号早上我们结束了止语修行,终于可以互相说话和介绍交流了。当时我身边有两位年迈的女士,我们聊天时聊到岁月和人老,他们两个都告诉我,他们都很羡慕年轻的女孩,有一位很坦白地说道:当她看到年轻女孩的身材和活力时心里很羡慕,有时不由地产生嫉妒心;另外一位也说,有时候意识到自己不再那么有吸引力,穿上的衣服也不再那么合身时心里很沮丧,很在乎外表但是感觉心里很空,感觉得不到足够的爱和关注。

然后他们问我:你有类似的感觉吗?我回答他们:我很满足快乐,不是因为我年轻或者其他原因,而是因为我不喜欢跟别人比较,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是独一无二的个体,仅此就感觉自己足够优秀。

他们听了笑说:你这么想很有趣也很有道理,但是生活中的我们应该很难做到吧?我继续跟他们说:其实保持自信有一个好方法,如果你们想学的话我可以跟你们分享。他们很激动地要求我跟他们分享,于是我告诉他们:“其实保持自信,不去跟别人乱比较的秘诀是随喜赞叹他人。总是发愿他人能够越来越好,各方面越来越优秀并积极帮助他们成功。意识到别人的优点或者缺点时总是保持一颗随喜和慈悲的心。这就是保持积极自信的诀窍。他们听了之后很高兴,继续问道:那怎样从禅修中实践这个道理呢?我回答说有一种修法叫“Tong Len ”。即‘’施受法‘,意为给予和接受。(施受法具体修持法详见下面的原文链接)。

就这样我们聊着禅修以及生活方面一些有趣的话题。虽然两位女士都已80岁多了,但是行为举止和说话像34岁的孩子,十分地可爱。

A study of New York trip5

512号中午乔·卡巴金先生邀请我去书店,并买下所有的自著书一共7本,亲自为每本书签名送给了我,他很亲切地握着我的手,对我说这是他的心意,是我们的友谊之桥。我听了非常的感动,也非常庆幸能够和乔·卡巴金先生结下如此的深缘。在晚上的课程项目中,他邀请我上台为他的学生们分享,我跟朋友们介绍了什么是藏传佛教,并分享了我从小开始的修行经历,最后我告诉在座的朋友们:你们很幸运能与乔·卡巴金先生结缘,并师从于他,我认为他的行动就是菩萨在渡众生,现代社会的人们正需要他这样禅修理念来指导众生,愿这样的菩萨在行动永恒地传承下去,让一代又一代的众生受益于此。

我知道大家可能没有很多的空闲时间,但是希望你们能抽空看乔·卡巴金先生的书,例如:《正念:此刻是一枝花》、《不分心:初学者的正念书》、《穿越抑郁的正念之道》、《多舛的生命》等著作。